过往云烟之间

( ̄◇ ̄;)有脑洞但是写的文笔不太好,喜欢看文。轻松自在的生活是向往也是动力,加油↖(^ω^)↗。

还好只是梦(三)

进了学校大门,远远的就看见三两个人拿着乐器往教室的方向走。 哪怕是休息日,也有人默默苦练基本功。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没有哪个人能够一步登天成为大师。 外表光鲜的背后都是用汗水和泪水。 其中的艰辛,也只有当事人知道。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有一部分人的认知让观念有所转变。

在这样专业的学校里,学生主要学习声乐,器乐,视唱练耳和音乐理论,文化课的比例占有率很少。也是因为这样,很多人在学习专业课的同时,并不注重文化知识的获得,觉得分数够了就可以了。

但是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人是特别的,那就是首席郑有恩。

对小提琴的文化以及西洋乐的历史,人物史可谓信手拈来。也是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学校选择了她作为西洋乐的首席小提琴师。

这样不仅可以作为榜样聚拢人心,而且也可以成为一个表率,他人学习的榜样,也是招生的一块活招牌。

学校的这个算盘打的可真响。

转步到了系主任办公室,门开着,小霾轻轻的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到有恩拿着考号的相关材料,在和系主任讨论着什么。

见到来人,系主任拿梳子梳了梳头上所剩无几的,嗯,头发:“这位民乐的同学,你负责民乐区域的粘贴。等会儿人到齐了,郑有恩同学发给你们东西,就可以开工了。不许打闹和制造矛盾,知道吗?西洋乐。。。。”话还没说完,系主任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挥了挥手,让俩人离开。

不知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么?天天强调西洋乐,自己国家的不说以后还有什么。

想翻白眼的小霾默默在心里吐槽。

走在路上,时不时的看身边的首席学姐。今天学姐还是穿着校服,衣服的边角也被整理的一丝不乱。个子比自己矮一点,看来还有长的空间。常年练习拉琴的胳膊,有些柔美的柔顺的头发上别了小猫发卡显得有些。。。可爱。。。

可爱?? 这个词在小霾的印象里是从来是没有出现过。

有恩学姐,你还有有我哪些不曾发现的一面呢?

感受到强烈的视线,有恩偏头就发现旁边的学妹在一本正经的盯着她,这个学妹目光却又不是在她身上,好像在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刚开始看到这个学妹的时候,带着彩色美瞳,一身装扮还以为到了欧洲的维多利亚时代,差点被认做男生。对于学校规定的校服制度来说一点也不遵守。后来才知道,那是漫画里面的打扮。

上次去教室找人来帮忙,这个学妹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失而复得的东西一样的狂喜,失落和

首席眼里的寒意聚拢,站住脚步,严肃的看着旁边的小霾:“这位同学,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么?” 小霾愣了楞,有点局促的解释到:“没有没有,只是觉得学姐很厉害。”“厉害?”有恩挑了挑眉。

“嗯,学校的名人,遵守校规,能力好有实力,有很多追随者,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比赛。有控制音乐节奏的能力。”有着让人舍不得安心的力量。最后这句,小霾没说出口。

有恩冷笑:“那也只是你眼中的我,这和我本身有什么关系?民乐自己不认真努力,就不要去羡慕别人了。有空说这些,不如忙完了回去练琴。”

见状,小霾知道有恩误会了她,赶忙解释到:“学姐。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学姐-”

无论小霾怎么说,有恩一句话也不说了。

等到了走廊,两个系的其他同学陆陆续续也到了。有恩分配了任务,大家就开始忙起来。 麻雀还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叫着,因为刚才的事情,本来就焦头烂额的小霾,更加的心烦意乱了。

等把全部的活忙完,就已经到了下午。 检查完劳动成果后,有恩把订的盒饭和水分发给大家。

发完了午饭,有恩转身想回到自己的琴房进行练习。

小霾见状一个箭步冲到有恩的面前,握住有恩的胳膊说道:“有恩学姐,我想和你谈谈,借一步说话好么?”

有恩皱了皱眉想拒绝,抬头就看到这个短发学妹着急的眼神,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脑海中突然生出恶趣味 ,想逗逗这个耿直的学妹:“不好!我要去练琴了。”说完绕过小霾,挣了挣被握着的胳膊,心想不愧是弹古筝的,指力惊人。

关心则乱。一向以冷静自持的小霾这下慌了,赶忙松开手上的劲道。挺胸抬头,做了几个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怂,怂了就配不上学姐了!!

有恩看着学妹这一系列的动作,心里不禁哑然失笑,觉得这个高高的小学妹,平时看着挺冷淡,但是意外的不善言辞,刚才的小动作,不讨厌,很可爱。但是面上还是不露声色,等着她平静下来。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小霾语出惊人:“有恩学姐,我知道西洋乐一向瞧不起我们民乐,认为我们不正经学习,既然如此,可否和我打个赌?”

“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赌?人还是有自知之明比较好。”有恩轻蔑的看着小霾,也不知道这个小学妹怎么想的,居然要挑战她。

“难道学姐是不敢么?”

"哦?有意思,怎么个赌法?"

“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们民乐也有实力。就用这次其中考试说话,如果我能考到全年级第一,你就答应我一件事,如何?”

“有意思,说说是什么事?”这下有恩是彻底被激发起了兴趣。

“给我一天你的时间。”

“果然还是不务正业啊。”有恩打趣道。“好,那说定了。到时候,别让自己输得太难看。”

“那么,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是脑子里快干涸的分割线

这几天忙事情,脑子里本来就不多的情节变得更少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