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云烟之间

( ̄◇ ̄;)有脑洞但是写的文笔不太好,喜欢看文。轻松自在的生活是向往也是动力,加油↖(^ω^)↗。

卷珠帘(二)

小霾所在的中学有别于其他地方,学校规定全部学生必须住校。为了方便学生们集中精力练琴,琴室晚间也会开放。当然,大的合奏也只有排练厅能装得下那么多人。  

平日里民乐和西洋乐分开练习,现在练习量是平时的好几倍。虽然比赛日益临近,这俩专业的同学也很有趣。

卯着劲的比着练,这边高音飘到了喜马拉雅山,那边的低音拉到马里亚那海沟。

给民乐加低声部乐器!

给西洋乐加和弦。

好像是群魔乱舞的即兴表演。

两方交战愈演愈烈之时,一声锣响,场面安静了下来,各自人员清场。

一笑泯恩仇。

小霾看着准备表演的同学们鱼贯而入的全部进入了排练厅,乐队在此进行第一次双专业合奏彩排,心里不期待怕是假的。

相互交流,相互配合。能完成一个合作的曲目,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多年来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历史悲剧,通过这次的合演,应该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更重要的是,那个在她心上的那个心心念念的人,也在里面,也不知道她能否听出这首曲子所表达的意思,她所要让她知道的意思。

轮到他们使用,乐器排好,每个人位置找好后开始调弦。小霾站在中间,望着大家说道:“若觉得有什么感觉不对的,及时反映;招呼都已经打过了,不服气的就在演奏上见真章。”说完,便跳到了大琴盒子上。指挥着第一次的正式合奏排练。

贝贝塔塔开心的挑调音,俩人交头接耳的在想晚上吃什么夜宵比较好,不饿又能减肥的;神经已经紧张到极点,拿着琴竹幻想在杨琴身上进行猫抓式发泄;油渣紧张的看着自己那个已经紧张到极点的女朋友,生怕她一个不如意就拿自己当猫爪板一样挠的报销了。

相对于2.5次元的欢脱模式,西洋乐组这边就安静了很多,与其说是组,还不如说就是俩人,一个人是小提琴首席郑有恩,另一个,是千年导火索---四眼师弟。来这里跟着排练,美名其曰,保护师姐不被民乐的人给欺负了。

有恩在距离千指最近的位置上,手上的琴弓有意无意的搭在琴弦上。听着千指的训话,望着千指坚毅的侧脸,心里感慨万千:我的小屁孩,终于长大了。 几遍过后,排练的效果终于有了起色。音调声部的特色也都初步显示出来。

一首温婉如春的古风歌曲,被小霾的变奏给演绎的如泣如诉,凄惨苍凉。

他乡遇故知,相思犹不知。

情之何所已,战事狼烟起。

举目回头望,话少欠思量。

天涯忘断肠,何时回故乡。

家国天下之情怀,儿女情长之忧伤。

小霾自己的心境带入到了其中,从开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听完已是红了眼眶。

匆匆的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这次合奏的效果很好,希望下次排练的时候继续努力,今天先到这。”转头看向神经,“神经,你给安排把这里整理一下,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拿起琴盒走了出去。

贝贝塔塔一脸茫然的看着神经,眼神询问到底是怎么了?神经也是蒙了,聚了聚头发,一脸无辜的转头看向了油渣;油渣无奈的看着樱仔;樱仔思考片刻,用手机打了五个字





“我也不知道!”

只听见噼里啪啦一群人倒地的声音。

内心集中吐槽:樱仔,不愧是樱仔。

这时候有恩走过来,状似无意的看着神经问道:“她怎么了?”神经看到有恩吓了一跳,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我也不知道,不过刚才好像看见她眼眶红了,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听到这里,有恩捏了捏好看的眉心,迫使自己镇定下来,不要想的太糟糕。看来心思重的小屁孩又想到以前的事情了。等会儿怎么安慰还需要办法。

在一旁的四眼师弟说道:“学姐,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有恩谢绝着:“不用了,我等会儿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师弟一脸不高兴:“我答应师哥要护着你的。师姐你受到危险了怎么办?”“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放心,我比你安全。你不许和师哥说,否则以后有演出也不带你去。”被这话噎得没法吭声的师弟只得退而求其次的把师姐送到了排练厅门口。

在伸长脖子目送师姐回去之后,被神经抓壮丁一样的留下来打扫战场。

在回宿舍的路上,有恩听见花坛的旁边有人叹气,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小霾的。便转身走了过去。

小霾还没有从刚才的曲境中回复过来。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佛经说,人有七悲, 生,老,病,死,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得而不惜。

我和你在一起。不管怎样的困难。

哪怕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好痛。

看到有人过来,小霾从花坛边站起来准备走。

被来人的声音叫住:“小霾,你等一下。” 听出来是有恩的声音,小霾身形一僵,把头低了下来。

“抬头!”

“......”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

“......”

有恩走到近前,用双手捧着她的脸,被迫与自己对视:“小傻瓜,你哭什么?”

“你。。。你想起来了?”小霾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我要是再想不起来,我的小傻瓜就要成哭包了。刚才你到底怎么了?”有恩,又气又好笑的看着小霾的脸色在不停的变换,都快变成红绿灯了。

“我,现在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了么?”

“怎么想起来说这个?”

“我就问你,我现在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了么?”

“一直都有,"摸了摸小霾的头,心想,还是真头发更舒服一些。“所以,这就是你刚才难受的原因?”

“那你听出来这首曲子的意思了么?”

“我心悦你。”说完,有恩抱住了这个让自己思念了很多年的人。

小霾的心此时被填写的满满当当了,甚至幸福的感觉满的溢出来。

收拾完的贝贝塔塔和樱仔,嘴巴已经变成了o形,但是不忘给比心,意见一致的发表道:“大人的春天终于来了。”

“终于有人能收住她了!阿尼陀佛,善哉善哉。”

“可喜可贺,中学最强cp达成。”

真好,从此心里以后就不是独自一人了。

有她能和自己走下去。
_-------------------------------------------------------------------------

评论

热度(14)